监狱极端精神摧残 法轮功学员官忠基命危

  • 发布时间: 2022-01-07 09:10:08
  • 作者:高静
 
2022-01-07_091122.png
青岛市平度法轮功学员官忠基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监狱里,被迫害致心衰,生命垂危。(明慧网)
【大纪元2022年01月06日讯】(大纪元记者李洁思、李姗姗采访报导)青岛市,平度法轮功学员官忠基遭枉判,被山东省监狱迫害致严重心衰,医院诊断只能活四个月,至今他仍不被准许保外就医。其家人因请北京律师做无罪辩护,遭到当局的威胁和欺骗。
旅美时事评论员邢天行向大纪元表示,官忠基患重病,是监狱极端的精神摧残所致。中共对其重判是违法,对其家人的威胁是推卸责任的行为。
曾亲身经历山东省监狱迫害的、现居澳大利亚的法轮功学员刘连军说,山东监狱的罪恶只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冰山一角,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和制止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。
记者多次给山东监狱监狱长、副监狱长、驻监狱检察室和十一监区打电话,均打不通;同时给该监狱值班室、会接室打电话,当对方听说记者要询问法轮功学员的情况时,说不管此事,不接受记者采访等,随即挂线。
据明慧网报导,官忠基,现年69岁,是平度市东阁办事处后巷子村人,于2018年6月5日在他儿子家被平度市“610”(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)绑架。7月5日在平度市看守所被非法庭审。他陈述自己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,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没有错。律师指出对他的指控不成立,要求立即放人。
官忠基被冤判重刑7年,看守所人员设法阻止他上诉,欺骗他儿子说:“为什么重判你父亲七年?就因为你聘请了北京的律师做无罪辩护。”
官忠基被送进山东省监狱里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十一监区关押。自2019年12月,监狱阻止其家人会见。
他被强制长期劳动,逼看诬蔑法轮功的片子。2020年10月26日左右,他突然喘气困难,被送到医院检查,确诊为心衰,心跳每分钟40次~50次左右,只能活四个月。
精神摧残造成人身体恶化
时事评论员邢天行说,山东地区历来都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地区,“主要手段是精神上迫害,就是达到极限那种摧残。这种精神上摧残,是一般性的劳动无法相比的。”
她解释说,人在精神上承受极度压力之后,会导致身体的脏器迅速衰竭。这是官忠基心衰的原因。法轮功学员在遭受各种酷刑和洗脑的精神折磨后,原本健康的身体上出现极度恶化,有些人甚至精神失常。
明慧网大量案例显示,中共采用上百种酷刑手段来折磨法轮功学员,主要的有:电刑、火刑、水刑、冻刑、铐刑、坐刑、饿刑、抻刑、毒打、性虐待、药物迫害、堕胎、活摘器官,使用动物摧残等等。
据明慧网消息,山东省至今至少有438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,是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省份之一。山东省男子监狱十一监区为独楼、独院、十恶俱全的一座封闭式的黑窝。
从2001年开始,监狱从狱警中挑选一批恶警,又从三千多名狱犯中筛选出近千名杀人犯、惯偷犯、吸毒贩毒、绑票劫匪、地痞流氓等罪犯。他们用种种酷刑手段,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暴“转化”(放弃修炼法轮功),精神摧残。
旅居澳洲的刘连军曾于2008年因制作法轮功真相资料,被非法判刑三年半,劫持到山东省监狱,关在十一监区。他说,在一个门窗封闭的严管房间,警察唆使四五个犯人24小时软硬兼施地强迫他写“三书”(放弃修炼的所谓“悔过书”、“决裂书”、“检举书”)。
他被罚蹲厕所、不让睡觉,逼看诬蔑法轮功的光盘和书籍,强迫写“思想汇报”。因为他拒绝写“汇报”,被关进遍地是蟑螂、门窗全被报纸糊上的废弃洗澡间。每天遭24小时严管近一个月,长期罚坐小凳子。
后来他又被劫回十一监区严管迫害。“在那里不许交流,不许出监室,不许洗澡,凡事都不允许做;在那里空气都是凝固的,分分秒秒都有窒息的危险。”
他说,当时监区非法关押了一百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,还有学员不断被关进来。
对官忠基的重判是违法的
邢天行说,官忠基没有做任何危害国家或危害他人生命安全、财产安全的犯罪行为。他因修炼法轮功身体好了,觉得应向人们讲真话,就去发资料,却因此被重判。
“这完全是一种任意执法、任意迫害的违法行为。”她说。
事实上,中国《宪法》第35条规定,公民有言论等自由;第36条规定,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。
2011年3月1日,中国新闻出版署发布的第50号令,废除了江泽民1999年当权时发布的对法轮功书籍的出版禁令,因而民众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是合法的。
“无耻的推卸责任的流氓行为”
邢天行说,官忠基的儿子请律师为他的父亲做辩护,也符合中共自己的法律。
看守所对官忠基的儿子说,判其父是因为他聘请了北京的律师做无罪辩护,“这完全是一种无耻的推卸责任的流氓行为”。
“他们明知道自己是违法的,心虚了,就继续威胁官忠基的儿子。”
她认为,看守所人员不是专门针对北京的律师,就算是官忠基的儿子没有请北京的律师,而是请了其它地方的律师做辩护,看守所也会以这个做借口,来打击他儿子的。
她说,看守所的目的是要把重判官仲基七年的责任推给他儿子,使他儿子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,“也就是说你如果再去为你爸爸上诉的话,那么你爸爸可能会遭受更大的迫害,这其实是一种潜在的威胁”,最终达到终止官忠基的儿子为他上诉的目的。
如果是因为行使符合国家法律的权利聘请了律师,官仲基而被判重刑,“这已经是不打自招了,就是知法犯法,在违法”。
另外,针对为什么中共人员害怕受害者家属请北京律师的问题,时事评论员玉清心向记者表示,“他们说的北京律师,实际上是指大陆的一大批维权律师,尤其是那些敢于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的正义律师。”
“这样的律师有担道义的道德勇气和良好的专业素质,让承办案件的检察人员和审判人员枉法判决,这不是件容易事,要花费很多人力物力造假取证。他们害怕开庭,因为非法审判,从程序和实体两个方面都会被律师当庭质问得哑口无言、狼狈不堪。”
“无罪辩护的维权律师有理有力有节的辩护词,时常赢得满堂喝彩,令法官、检察官无地自容。”玉清心说。
 
 
 
 

文章链结www.epochtimes.com/gb/22/1/6/n13486254.htm 

 
信息来源: 大纪元